分集劇情選擇:(劇情已更新到52集)

海棠經雨胭脂透第5集劇情海棠經雨胭脂透第5集

  妙蘭得知新來的梳頭姑娘被趕了出去,便又來到朗夫人房中,提出為她梳頭,朗夫人卻一副不領情的模樣。妙蘭依舊笑吟吟的,自來熟地拿起梳子便給婆婆梳起了頭,剛梳兩下就故意弄痛了她,先前被不小心的丫頭撒了一身茶水的朗夫人正在氣頭上,又被兒媳婦揪疼了頭發,當即發怒,一巴掌掄了過去,妙蘭下意識地伸手去擋,被手里的梳子劃傷了臉頰,只得連連道歉退了出去。

  閑來無事在花園里信步閑逛的顧海棠(李一桐飾),恰巧遇到了妙蘭。得知她是府里的二少奶奶,便和她攀談了幾句,說起她臉上的傷時,妙蘭敷衍了兩句便將她打發了,但顧海棠覺得這是個好機會,便打聽了她的住處,提著化妝箱上門,主動替她處理了傷口,又給她的臉上上化了妝,遮掩了那傷口。見妙蘭身為大戶人家的少奶奶,竟然對化妝品一無所知,顧海棠不覺奇怪,便隨口打聽,是不是二少爺不喜歡她化妝。妙蘭聞言,便指著房里的長生牌位向她介紹了二少爺的過往。顧海棠詢問之下,得知這位二少爺之死比父親失蹤早了一年,時間上似乎對不上,不禁有自言自語出聲,妙蘭對她打破砂鍋問到底,一直追問府里的事很不耐煩,便沉下臉提醒了她兩句,將她打發走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顧海棠便被領進了朗夫人的房間,她見到傳說中朗夫人那一頭無與倫比的美麗秀發,不禁暗贊不已。梳頭之前,顧海棠先給朗夫人進行了放松按摩,又爭取了她的意見后,給她用了自己改良過的頭油,這才小心翼翼地替她梳了頭。朗夫人對這個能說會道,還會自己調配頭油的小姑娘很感興趣,被她伺候得十分熨帖。

  結束工作后,顧海棠又來花園里散心,她正在跟一株孤零零長在路邊的小花說話的時候,朗月軒(鄧倫飾)又不聲不響地出現在她身后。見她那么喜歡跟花說話,朗月軒便隨手摘下了一朵康乃馨送給了她,顧海棠覺得氣氛有些別扭,連忙道了聲謝離開了。

  夏合終于如愿進入了圣約翰學校,這天上學的時候,他一邊騎車一邊回頭跟同學說話,不小心撞到了前面騎車的一位女同學,兩人都倒在了地上。好巧不巧的,這位女同學就是之前他爬墻頭跌下來不小心看了人家裙下的姑娘,小姑娘一見又是他,當場發飆,又掄起書包,打了他一頓。夏合連忙解釋,女孩就是不聽,連聲嚷著讓他賠自己被撞壞的車,夏合怕她再去告老師,只好忍氣吞聲,答應放學后替她修車。然后,夏合便提議讓她坐自己的車去上學,女孩不肯,夏合只得扛起她的自行車,在她身后路跟著去了學校。

  朗夫人對顧海棠很滿意,吩咐全叔為她另外準備房間、用品和上好的衣裳,并說以后就由她為自己梳頭,自己不想再見到妙蘭,全叔一一應下。這番話被門外的妙蘭聽到,心中十分憤怒。她正在想著怎么給海棠一點教訓的時候,正巧遇到放學回來的朗家大小姐——朗青青(郜思雯飾),也就是那位和夏合撞車的姑娘。聽她一路走一路嘴里嘟嘟囔囔的,似乎對海棠十分惱怒,便隨口問了一句,得知是和她弟弟起了小沖突后,假裝大度地勸說她,讓她不要和一個丫頭一般見識。這話提醒了青青,她忽然想到,自己是府里的小姐,顧海棠不過是個丫頭,給她點教訓也說得過去。于是,到了晚上,她便將顧海棠引到了花園,裝鬼嚇了她又一番,而此時,妙蘭則悄悄進了顧海棠的房間,在她的茶里放了點東西。

  顧海棠回到房間后,毫無防備地喝下了茶杯里的茶,之后便暈了過去,被一個身穿黑衣戴著帷帽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。待顧海棠再度醒來,發現自己好端端睡在床上,嘴角似乎還殘留著一點藥渣,不禁心中泛起疑云,不知道昨夜的一切是夢還是真,她心中暗想,也許是父親在暗中保護自己。

  顧海棠在朗夫人眼前得寵,連帶伺候她的下人也對顧海棠十分客氣,顧海棠便趁機向朗夫人的貼身丫頭鶯歌打聽府里鬧鬼的事,鶯歌猶豫了半天,才告訴顧海棠,朗府有兩大秘密:一是胭脂鬼,二是西邊那個掛著“惠德”牌匾的閣樓,那里面住的什么人,誰都不知道,這在府里是不能說的兩大隱秘。

  顧海棠被勾起了興致,她悄悄來到那座閣樓前,想要進去探究一番,卻被朗月軒發現,訓了她一番將她拉走了,顧海棠越發覺得,那閣樓有問題。

  昆楊城要舉行一場慈善晚宴,龍莫婳(張雅卓飾)特意來朗府,稟過朗夫人后,請顧海棠為自己化妝,和自己一起去參加晚宴。顧海棠本不想參加那種上流人士的宴會,但聽說這次募捐的款項會被全數捐給貧苦人,她已經動了心,又聽說在晚會上可以聽到許多大戶人家的秘辛,便答應了龍莫婳。

  晚上,顧海棠替龍莫婳畫了美美的妝,穿了龍莫婳給自己提供的禮服,兩人一同參加了慈善晚宴。宴會開始后,一位富家公子上前請顧海棠跳舞,顧海棠借口不會想推脫掉,哪知那人不折不撓地再三相邀,顧海棠只得答應。龍莫婳見狀,也邀請朗月軒共舞,可她卻沒發現,朗月軒的眼神,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顧海棠。

  開場舞曲是恰恰舞,顧海棠在舞動過程中,不小心踢到了舞伴的襠部,疼得他當場變了臉色,朗月軒見狀忍俊不禁。舞曲漸漸激烈,顧海棠在旋轉過程中脫離了舞伴的手,朗月軒也故意放開了龍莫婳的手,卻將顧海棠攬在了懷里,換做了動作比較柔和的交誼舞。不疑有他的龍莫婳還以為這只是個意外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新換的舞伴。

  晚會結束后,朗月軒順道開車送顧海棠回家,并說有她在的地方多了很多樂子,無聊的事也變得有趣了,還想約她下次再一同參加晚會,被顧海棠一口回絕了。

 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顧海棠撫摸著朗月軒紳士般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,想著他剛剛說的話,心中似乎泛起了不一樣的漣漪,她有些心煩意亂,理不清頭緒,索性便起身離了房間,來到了那個讓她心心念念的閣樓上。她在門外叫了半天門,也沒有一絲動靜,便大著膽子走了進去。閣樓內剛剛還在回蕩著的悠揚琴聲,在聽到外面的腳步聲后戛然而止,顧海棠進來后,里面一片寂靜,她躡手躡腳上了樓,發現了桌上瓶子里有一只小烏龜,便逗弄了起來。此時,一帷布幔后面,卻有一張帶著面具的臉,正含笑望著她……

?
?
大发快三彩票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