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集劇情選擇:(劇情已更新到52集)

海棠經雨胭脂透第14集劇情海棠經雨胭脂透第14集

  朗青青(郜思雯飾)再次半夜裝神弄鬼嚇唬顧海棠(李一桐飾),又被郎月明抓了個正著,郎月明狠狠教訓了她一番,警告她以后不許再欺負海棠,否則便對她不客氣。朗青青被大哥責罵,很不服氣,跳起來指責了他一番跑走了,顧海棠連忙安撫郎月明,勸他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見識。

  龍莫婳(張雅卓飾)聽說朗月軒(鄧倫飾)病倒之后,都是妙蘭在照顧他,便和妙蘭拉關系,提出要和她做朋友,讓她給自己傳遞朗月軒的消息,并承諾自己也會幫她處理外面的事,妙蘭一口答應。龍莫婳見妙蘭為人和善,極好說話,便將自己替朗月軒抓的藥交給她,請她幫忙熬制,妙蘭當面笑著接下了,轉頭卻沉下了臉,目光陰毒無比。

  第二天早上,妙蘭替朗夫人梳頭時,得到了她的稱贊,她趁著朗夫人心情好,便在她面前給顧海棠上眼藥,將朗月軒采蓮子生病都是因為海棠,青青也因此差點被郎月明打,以及海棠時刻想要離開朗府,最近還弄些不知什么東西,再往郎月明臉上招呼的事,一一說給了朗夫人聽。朗夫人聞言大怒,當即帶著妙蘭去了閣樓。

  朗夫人一進門,正好撞見海棠正在給郎月明涂蘆薈膏,她氣沖沖地叫走了海棠。郎月明知道這件事和妙蘭脫不了干系,就質問是不是她在母親面前嚼的舌根,妙蘭故作委屈地辯稱,是朗夫人一定要問的。

  當初為了治好郎月明的臉,朗家找遍了名醫,用了無數靈丹妙藥,都沒有效果,朗夫人早就接受了這個事實,認定兒子的臉已經治不好了,因此不準海棠在他臉上做實驗,生怕那些花花草草里面有毒,傷害到了兒子。顧海棠據理力爭,堅稱自己能夠治好郎月明的臉,朗夫人得知她要以此換取離開朗家的條件,更加憤怒,當即絕了海棠的心思,表示無論如何,她都無權跟自己提條件。

  施濟周(黃文豪飾)在商會上聲稱,自己已經在精心籌備花神祭祀,并特意請了一位大師,大師對祭祀過程已經做好了安排,但他特別強調,為了確保祭祀大會能夠順利進行,需要昆楊城胭脂行當家中所有的男丁到場才行,他還當眾特意點出了朗斯年(方中信飾)的長子,邀請他屆時出席。

  朗斯年知道這是施濟周給自己下的一個套,若是郎月明不去,施濟周一定會說,是自己惹怒了花神,導致行業蕭條,若是月明去了,又可以利用他來打擊朗家的聲譽,這是一著死棋,無論怎么走,都對朗家不利。

  郎月明在門外聽到這番話后,便告訴了朗月軒,朗月軒當即便要去質問施濟周,為什么要出這樣的餿主意,他最在意的就是大哥的想法,若是大哥不愿意去,他說什么也會阻止施濟周。顧海棠聽到兄弟兩人的對話后,當即鼓勵郎月明走出去,并打包票,將一切都包在自己身上,郎月明對她無條件信任,聞言立刻便答應了下來。

  前廳里,朗夫人還正在和朗斯年爭吵,他不贊成讓郎月明前去花神大會,稱他這是要把郎月明推出去受人指點,擔心會對兒子造成傷害,朗斯年卻覺得,這是一個幫郎月明克服心魔的好機會,夫妻倆誰也說服不了誰,越吵越激烈。這時,郎月明走進來,堅決地表示,自己愿意去參加花神大會,朗斯年聞言十分欣慰。

  花神大會很快就到了,施濟周自以為已將朗家的把柄握在了手心里,心中十分得意。祭祀開始后,所有胭脂業商戶家的男丁全數到場,郎月明也勇敢地站在了人前。

  隆重的叩拜儀式后,是敬香的環節,所有男丁們持香上前,所謂的大師卻攔住了郎月明,稱他帶著面具,是對花神不敬,逼他摘下面具。郎家人聞言,俱是一驚,朗月軒立刻一句漂亮的反擊,堵得法師啞口無言,施濟周卻還是咄咄逼人地催促郎月明按照法師的要求去做。這時,忽然起了一陣狂風,現場的燈籠被吹得搖搖擺擺,香燭都差點滅掉,四周觀禮的人們也七嘴八舌地催促郎月明摘掉面具,郎月明猶豫了一下,便將手里的香交給了朗月軒,抬手摘下了面具。

  就在那一刻,全場沸騰了,因為人們看到了一副完美無瑕到人神共憤的容顏,朗斯年夫婦和朗月軒見狀,終于松了一口氣,朗夫人知道這是顧海棠的手筆,轉頭對她微微一笑,心中十分高興。施濟周不相信郎月明真的恢復了容貌,他弄出這么大的陣仗,為的就是要讓郎月明出丑,讓朗家跟著遭殃,自然不甘心就此作罷,于是便朝法師使了個眼色。法師會意,當即揮起衣袖,掃向了香壇,燭火香灰被他衣袖帶起的疾風一撲,直奔敬香的眾人,郎月明臉上化的妝全都被熏化了,露出了猙獰的傷疤。施濟周生怕眾人看不到郎月明這個樣子,當即高聲叫嚷,將現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,朗月軒見狀,連忙護著大哥沖出人群,匆匆離開了。所有郎家的人都大驚失色,唯有妙蘭暗自幸災樂禍。

  花神大會后,朗家的生意果然一落千丈,不要說外地采購的客商了,就連以前的熟客都不登門了,朗里春簡直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。不但如此,之前在店里買了胭脂水粉的,還陸續有來退貨的,朗斯年憂心不已,卻還是讓人全都給退了。

  施濟周目的達到,心中十分得意,但他還覺得意猶未盡,這天,他的車在街上和朗斯年的車走了個頂頭,他非但不肯讓路,還讓司機將車停下,自己下車嘲笑了朗斯年一番,自己招了一輛黃包車坐上離開了。

  朗斯滿心惱怒地回到家中,聽說郎月明將自己反鎖在房里不肯出來,便強行趕走了在門外苦苦相勸的朗夫人,苦口婆心地勸說了兒子一番,鼓勵他勇敢起來,像個男子漢一樣走出去。正抱著雙膝縮在桌子底下的郎月明聽了這番話,漸漸不再恐懼,心中安定了下來。

  朗夫人的一腔火氣全都灑在了顧海棠身上,她命人將海棠叫到前廳,讓妙蘭對她動家法,海棠據理力爭,卻還是被兩個孔武有力的下人按倒在地,遭了一頓毒打。

  有好心的使女將海棠挨打的事告訴了郎月明兄弟倆,兩人聞言大驚,當即奔去前廳,救下了海棠。朗夫人不依不饒,非要妙蘭繼續執行家法,朗月軒奪過棍杖來,狠狠抽打起了自己,朗夫人見狀,只得作罷。

  郎月明扶海棠回到閣樓后,連忙找出父親之前替自己從南陽買回來的止痛藥,想要給她敷上,忽然想起她的傷在后背,自己不便動手,便匆匆跑出去找使女幫忙。

  顧海棠挨打,朗月軒心中刺痛,他實在放心不下海棠,又擔心大哥誤會,不好去看她,只好坐在園子里發呆。心中暗戀自己小叔已久的妙蘭,覺得這是個好機會,便精心打扮一番,做了可口的飯菜,給朗月軒送了去,并嗔怪他太實誠,對自己下手太重。朗月軒告訴她,他們看到的實實在在的真打,于自己卻全無感覺。

?
?
大发快三彩票骗局